极速大发快乐8—欢迎来到职称论文写作发表

健康教育和心理护理在首发高血压患者中的应用效果

2019-03-30 11:55:34
  [摘要] 目的 探讨健康教育和心理护理在首发高血压患者中的应用效果。 方法 将我院2017年1月~2018年2月60例首发高血压患者纳入本研究,随机均分为观察组30例和对照组30例,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护理,观察组患者在此基础上实施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后心理状态评分和生活质量评分以及干预后服药依从性。 结果 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AS评分及SDS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患者干预后服药依从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F-36各项评分(生理功能、生理职能、躯体疼痛、总体健康、活力、社会功能、情感职能、心理健康)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 结论 健康教育和心理护理在改善首发高血压患者心理状态、服药依从率以及提高生活质量方面效果明确。 
  [关键词] 首发高血压;健康教育;心理护理;心理状态;生活质量 
  [中图分类号] R47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9)02-0149-03 
  高血压是临床常见的一种心血管病,该病发病因素复杂,是诱发多种严重心血管疾病的独立危险因素[1]。高血压的发病和遗传因素、精神和环境因素、年龄因素、生活习惯因素、药物的影响等均有关系,也和肥胖、糖尿病、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甲状腺疾病、肾动脉狭窄、肾脏实质损害、肾上腺占位性病变、嗜铬细胞瘤、其他神经内分泌肿瘤等其他疾病有很大的联系。随着国内高血压发病率的逐年升高,该病的临床治疗和护理已经成为了研究的热点。我院针对首发高血压患者疾病认知度不足、服药依从率差、心理问题多等实际情况[2]实施了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有效解决了上述问题,现将其临床优势进行分析,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我院2017年1月~2018年2月60例首发高血压患者纳入本研究。经常规血压监测确诊为首发高血压、学历水平为中学及以上、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其他类型高血压、合并其他急慢性疾病者、有精神障碍或交流障碍者。随机均分为观察组30例和对照组30例,观察组男19例,女11例,年龄50~78岁,平均(52.62±5.85)岁;对照组男18例,女12例,年龄50~78岁,平均(52.68±5.77)岁。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具有可比性(P>0.05)。 
  1.2 方法 
  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护理,包括引导进行相关检查、配合医生完成治疗以及出院指导等。 
  观察组患者在此基礎上实施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①健康教育。通过发放健康手册、组织观看视频、小课堂等多种形式开展健康教育,向患者和家属普及高血压疾病知识、防治知识、治疗重要性、心理状态对预后的影响、自我照料技巧、饮食控制知识等,从根本上提高患者对疾病的正确认知度,避免个人错误思想导致不遵医嘱用药的情况发生,提高患者的自我管理意识与能力[3]。②心理护理。针对不同患者的学习能力、性格特点、家庭情况等开展一对一人性化心理护理,诱导患者倾诉和宣泄,掌握其诱发不良心理状态的根源,针对性进行心理疏导、鼓励和安慰,帮助患者树立治疗信心,减轻其心理压力[4]。 
  1.3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后心理状态评分和生活质量评分以及干预后服药依从性。 
  心理状态评分使用焦虑自评量表(SAS)与抑郁自评量表(SDS)[5]进行评估,二者包含20个条目,分界值分别为50分和53分,超过分界值表示存在焦虑抑郁,且评分越高表示焦虑或抑郁状态越严重。 
  服药依从性判断依据[6]:完全依从:按照医嘱剂量与时间服药;部分依从:多数时候能够按剂量与时间服药,偶尔忘记服药或更改剂量与时间;完全不依从:多数时候或完全无法遵医嘱服药;依从率=(完全依从+部分依从)/总病例数×100%。 
  生活质量评分采用健康调查简表(SF-36)[7]共包括36项问题,涉及4个躯体健康维度(生理功能、生理职能、躯体疼痛、总体健康)和4个精神健康维度(活力、社会功能、情感职能、心理健康),每个维度满分为100分,评分越高表示生活质量越好。 
  1.4 统计学分析 
  使用SPSS20.0软件处理数据,计数资料以百分率形式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形式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心理状态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干预后SAS评分及SDS评分均显著低于同组干预前(P<0.05);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AS评分及SDS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服药依从率比较 
  观察组患者干预后服药依从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生活质量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干预后SF-36各项评分(生理功能、生理职能、躯体疼痛、总体健康、活力、社会功能、情感职能、心理健康)显著高于同组干预前(P<0.05);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F-36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3。 
  3 讨论 
  中老年人是高血压的主要发病群体,患者因年龄增加,机体功能发生变化,容易因血压控制不佳而发生多种并发症或心血管不良事件[8]。已有调查研究显示,部分高血压患者由于缺乏对疾病的正确认知以及治疗期间存在不良心理状态导致治疗依从性下降,影响预后效果[9]。国内研究报道也指出,长期服药治疗的高血压患者通常易燥易怒、过于谨慎,极易出现过度焦虑的情况,不仅影响服药依从性,也会对下丘脑神经内分泌产生影响,导致心输出量增加或小动脉痉挛等不良生理改变[10-13]。因此,需及时采取干预措施进行合理控制。我院针对上述情况结合多年护理经验总结了一套针对性较强的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策略,结果显示,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AS评分及SDS评分均显著低于对照组,可见通过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能够帮助患者减轻心理压力,改善其心理状态。观察组患者干预后服药依从率显著高于对照组,也证实了健康教育与心理护理能够通过提高患者健康知识掌握度与治疗积极性从而达到提升服药依从率的目的。而观察组患者干预后SF-36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则与患者服药依从率提高后治疗效果得到保证,从而改善了症状体征有关。
  高血压是一种常见慢性身心疾病,在我国有较高的发病率、死亡率和致残率,而且知晓率低,治疗率低,控制率低,部分患者存在有病不愿意服药、不难受不服药、不根据病情服药等特点[14-16]。存在这些情况的原因主要是患者对于高血压病的基本知识缺乏足够的认识,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是改变患者不正确认识的有效方案。对患者实施健康教育,辅导患者积极治疗,满足患者的健康需求,提高治疗效果,是十分必要的。一般人群认为,没有出现头痛、头晕、头昏等症状,就不是高血压,这样的认识是错误的。很多患者血压升高时,并没有表现出异常的感觉,直至发生心脑血管疾病后,才发现血压升高。然而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干预时机。还有部分患者,即使知道自己是高血压,一旦血压正常,就自行停药,断断续续使用降压药,这样会使得血压反弹。另外,时高时低的血压,对健康危害更大。 
  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告知患者药物治疗要坚持不懈,减少意外情况的发生,十分必要。护理人员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要让患者充分了解高血压疾病的相关知识,让患者知晓良好的日常饮食和生活习惯对于治疗高血压疾病的重要性,控制好血压的必要性。还可以开展高血压俱乐部活动,给患者和家属提供一个有效的健康教育场所,制定有效的教育计划和教育内容,适当的增加教育讲座、观看录像光盘等,安排有经验的患者进行经验介绍,提高患者对疾病的认知。健康教育是一项投入少、效益大的保健措施,是预防高血压病症的最为有效的措施。通过健康教育,患者对于高血压疾病的認识水平得到提高,增强了自我保健意识,充分调动了患者治疗的积极性,建立了健康的生活方式,使得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到有效的提高。 
  总之,健康教育和心理护理在改善首发高血压患者心理状态、服药依从率以及提高生活质量方面效果明确,有临床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 Aslan NA,Vural C,Y?覦lmaz AA,et al. Ropofol versus thiopental for rapid-sequence induction in isolated systolic hypertensive patients:A factorial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J]. Turk J Anaesthesiol Reanim,2018,46(5):367-372. 
  [2] 刘靖. 心理护理对首发高血压患者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J]. 中华全科医学,2014,12(8):1335-1337. 
  [3] Meng F,Zhao Y,Wang B,et al. Endothelial cells promote calcification in aortic smooth muscle cells from spontaneously hypertensive rats[J]. Cell Physiol Biochem,2018,49(6): 2371-2381. 
  [4] Naessens DMP,de Vos J,VanBavel E,et al. Blood-brain and blood-cerebrospinal fluid barrier permeability in spontaneously hypertensive rats[J]. Fluids Barriers CNS,2018,15(1):26. 
  [5] 段泉泉,胜利. 焦虑及抑郁自评量表的临床效度[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9):676-679. 
  [6] Rajpura JR,Nayak R. Role of illness perceptions and medication beliefs on medication compliance of elderly hypertensive cohorts[J]. J Pharm Pract,2014,27(1):19-24. 
  [7] 杨小,王阳,李秀君,等. SF-36量表的信度和效度评价[J]. 解剖科学进展,2009,15(4):383-385. 
  [8] 张燕,江春霞. 首发高血压实施心理护理对患者健康教育及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J]. 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7,2(38):63. 
  [9] 王晓波,刘卉. 探讨心理护理对首发高血压患者健康教育及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J]. 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7,2(31):35. 
  [10] 潘向荣,张琴. 护理干预对老年高血压患者疗效影响的Meta分析[J]. 当代护士(中旬刊),2015,13(8):79-81. 
  [11] 林燕. 综合护理干预对首发高血压患者生活质量及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J]. 慢性病学杂志,2016,17(11):1247-1249. 
  [12] 郭菲娜,李物华. 社区高血压患者血压控制不良因素分析[J]. 上海医药,2018,39(16):36-37,52. 
  [13] 邱蕾,魏建华,程瑞霞,等. 健康教育干预措施对清晨高血压患者血压控制的作用[J]. 安徽预防医学杂志,2018,24(4):298-300. 
  [14] 熊爱民. 老年高血压患者服药依从性的影响因素及护理进展[J]. 当代护士(中旬刊), 2017,15(5):14-17. 
  [15] 楚斯垠,张福英,马亮,等. 社区心理护理干预对原发性高血压病人知信行的影响[J]. 全科护理,2016,14(8):760-762. 
  [16] 沈志莹,钟竹青,丁四清. 高血压患者服药自我效能的研究现状[J]. 护理学杂志,2018, 33(17):102-105. 

护理教育论文:http://www.zcdxw.com/hljylw-241/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上一篇:舒适护理在老年急性胆囊炎手术患者中的应用分析
下一篇:心理护理联合健康教育对产后抑郁症患者的护理效果评价

期刊推荐

投稿电话:020-87251319    投稿邮箱:hanhaiqikan@163.com
本站少量资源属于网络共享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极速大发快乐8—欢迎来到职称论文写作发表版权所有©1997-2018   www.zcdxw.com